註冊    登入

現在時間: 2021-08-05 19:15, 星期四
論壇首頁  ‹  C zone  ‹  C6

 
【恐怖驚悚附件貼圖專區】
C6【恐怖驚悚附件貼圖專區】
日本食人魔 國寶級的噢 (18p)
回覆: 67 / 觀看: 4439
1頁 (共7頁)   1    2    3    4    5  ...  7    下一頁 
 

內容

[樓主Spain
註冊 11
【主題】日本食人魔 國寶級的噢 (18p)
【附件檔案】

  
  世上食人魔何其多,沒有一個比日本的佐川一政來得出名,這不是他殺得更多或食得更狠,這個日本人只不過是吃了一個女人而已,但已經上了神檯,並成為犯罪學上一個備受研究及爭議的人物,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你極有可能在東京原宿的露天法國咖啡座上遇上他,並用謎樣的眼神盯著你~~

  不錯,他是罕有地仍然自由自在漫步大都市街頭的食人魔,幾乎沒有日本人不知他是誰,他更出書細表如何把一個女人吃掉。書暢銷得不得了,食人魔成了大作家,雖然談不上是偶像,但可以肯定的是,日本人在某個層面之下,是認同了這個人物,並多少以他為榮。究其原因,可能是他吃掉了的是個金髮碧眼的荷蘭女人,為事件加了幾分民族優越情緒。

  事情發生在1981年6月14日星期四,留學法學專攻莎劇的佐川一政約晤荷蘭女友露尼.哈羅塔貝露到他家裡吃一頓飯,當然,可憐的露尼,並不知道她成為這一頓飯的主菜。

  二人在鬥室內言談甚歡,露尼更興緻勃勃地唸起德國表現主義詩人的詩作,猛然一聲槍響,佐川一政以小口徑的獵槍在露尼的後腦開了一個洞,混和著腦漿的鮮血骨碌碌從小洞跑出來,生命終結了,據佐川一政表示,他也攪不清為何要向露尼開槍,只是覺得她很健康,想分享她的一點點,不過在開槍後,佐川說:「她面色蒼白,不再健康。」

  佐川開始將屍體剖開,準備吃她一點健康的肉,他先選擇乳房,但發現脂肪太多,吃不下,於是割下大腿及臂部進食,吃不完的存放在電冰箱內,在隨後兩天烹調享用。其他部份分成好幾截,以兩個大皮箱裝載並丟到公園去。

  法國警方拘捕佐川並對他作出檢控,但佐川的父親是有財有勢之人,找了最好的律師為他的愛兒製造了一些開脫罪名的理由,最後法庭認為佐川有嚴重的精神病,只是被送進精神病院。

  佐川在索本大學主修前衛藝術時受荷蘭籍女同學Renee Hartevelt所吸引。1981年6月11日,他以一同討論文學為借口,邀請Hartevelt到住處共進晚餐。在那裡,他以小口徑的獵槍在Hartevelt的後腦開槍,然後開始他食用對方的計劃。據信Hartevelt會成為佐川的獵物,是因為佐川認為她比他更加健康美麗。在訪談之中,佐川將自己描述成一個「軟弱、醜陋且矮小的男人」,宣稱他想要「吸取她的能量」。

  他說自己在開槍以後就暈倒了。稍後醒來時,他意識到自己必須滿足吃掉她的慾望。他從臀部開始下手。他在訪談中指出自己當時對人類脂肪「是玉米色的」感到驚奇。在接下來兩天之中,佐川吃掉了被害者遺體的許多部分。他將她的肉描述為「柔軟無臭」,有如鮪魚的口感。兩天之後他把肢解的遺體裝進大皮箱中丟到公園,但在棄屍過程中被目擊,因而在五天之後受法國警方逮捕。不過法國心理學家認定他在精神錯亂辯護。

  事件之後

  佐川一政首先被收容在Heinrich Collis精神病院。1984年,他的父親佐川明(Akira Sagawa)將他引渡回日本,進入東京都立松澤醫院。在那裡不到15個月他即獲釋,從此之後就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

  佐川一政因對整個事件不後悔的態度,以及對食人行為的酷愛,成為日本全國知名人物。此後,他在東京定居,寫了幾部暢銷小說,經常受邀擔任客座演講與評論工作,寫作餐廳評論,為日本國內一家小報專欄寫作,還參加了一部電影的拍攝:一部名為《安眠室》("Shisenjiyou no Aria" )的色情作品,他在片中演出有性虐待癖的窺淫狂Mr. Takano。

  1983年,佐川一政著作描述了這起令他聞名的事件的經過。除了關於他自己那起謀殺案的書,佐川一政還於1997年寫了一本名為《少年A》的書,記述1997年發生在日本神戶的連續殺人案: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在這起案件中,一名被稱為「少年A」的14歲少年殺害了幾名兒童,並割下其中一名受害者的頭。
  
  佐川承認自己仍有對食人的幻想,但保證不會再次實踐。

  小佐是個很聰明的日本孩子,身高不足5尺(1米52),而且走路一瘸一拐,說話嗓音尖細,類似女聲。
  小佐很自卑,或者說很有自知之明,雖然他家庭環境很好,日本繁榮的性產業完全可以解決他的性苦悶,但是自強不息的小佐仍然因為無法靠個人魅力泡到想要的良家婦女而很不開心。
  小佐他爹是個很牛B的成功人士,擁有幾家很有實力的建築公司,不但死有錢,而且也是在黑白兩道人脈廣泛的社會名流。
  小佐很崇拜他老爹,但是一直痛恨他老媽,因為他老媽在懷他的時候不慎從樓梯上摔下來,導致小佐的早產。所以小佐一直把自己不堪入目的嘴臉歸咎於他老媽的不謹慎使他沒有在肚子裡得到充分發育。

  當小佐已經成名之後追溯心路歷程,聲稱他童年時曾得一異夢,夢見和他哥哥一起被放在鍋裡煮,並且被人吃掉,因為做了這個夢而引起了他的食人幻想。這種顧弄玄虛的說法毫無疑問是扯淡。

  小佐最喜愛的幻想是吃掉一個高大的金髮白種女人,他發現北歐女人普遍個高而且漂亮,具有所有他自己不具有的特徵。
  小佐在大學期間曾經半夜跑到一個德國女外教的家裡爬窗戶,欲行不軌,結果驚醒的女外教大聲尖叫,小佐被嚇跑了。這次不愉快的經歷使他認識到幹壞事一定要先有個計劃。

  小佐說他一直覺得對一個女人表達愛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小佐自己也知道這種想法似乎有點非主流,他曾經去找過心理醫生咨詢並且坦白了他的食人慾望,當這事被他爹知道了以後,他爹立刻把他送往法國留學,避免他留在日本丟人現眼。

  1981年,小佐在巴黎的Censier學院開始了自己的留學生活,在學校裡小佐發現了一個完美的意淫對象,25歲的德國女同學Renee Hartevelt。
  小佐表現出對學習德語的極大熱情,並且願意出很高的價錢請RH做他的私人教師,在小佐證明了「俺爹有的是錢!」並非虛言之後,RH同意了。

  在學習生活中他們很快成為朋友,小佐呈現出的這種毫無危險性的外貌和類似女性的敏感細膩的性格使RH很願意和他交談,他們甚至還一起去音樂會和畫展。

  6月的一天,小佐邀請RH去他的公寓共進晚餐,並請求RH為他朗誦一首他最喜歡的德國印象派詩歌。在RH離開以後,小佐趴在她剛才坐過的地方又聞又舔。

  過了幾天小佐又再次邀請RH去他的公寓朗誦詩歌,說希望能錄下來以便日後學習。
  6月11日,RH最後一次走進了小佐的公寓。

  小佐很細心的整了一大堆日本茶道的花樣來招待RH,在賓主雙方親切友好的和諧氣氛中,小佐表白了他對RH的愛,並且希望能立刻和她發生零距離接觸。
  RH委婉的拒絕了他的要求,「小佐啊,你咋能這樣想捏?我們的關係是純潔滴。」
  小佐企圖依靠個人魅力讓活著的美女自願和他做愛的希望終於破滅了。

  當RH朗誦詩歌的時候,小佐走到她背後,用一支.22口徑的步槍擊中了她的後頸。RH一頭栽到在地。
  小佐剝光了RH的衣服,割下了她的左乳和鼻子,吃掉了。
  然後小佐試圖直接趴在屍體上啃她的臀部,但是發現很難下嘴,於是把RH的臀部切成了若干小塊,小佐說切割時溢出的脂肪看起來像是玉米。(玉米?大概是指顏色吧)

  小佐回憶說RH臀部的肉質很好,入口即化,像是生魚片。
  吃飽之後小佐給RH的屍體拍照留念,然後和她做愛,並且深情的傾訴對她的愛慕。
  達成心願之後,小佐對屍體進行了進一步的分解,把RH的兩條腿仔細切割之後整齊的擺放在冰箱裡。
  當小佐折騰累了,他把RH的屍體搬到床上,摟著殘屍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他把一部分冰凍的肉用油炸了然後沾上芥末品嚐,在吃的同時播放RH生前錄製的詩歌朗誦,並且用RH的內褲作為餐巾。
  小佐還試圖吃掉從RH的殘屍上挖下的肛門,但是味道不太好,嚼了一會就吐掉了。他還割下RH的舌頭,對著鏡子咀嚼,想像是在和RH舌吻。

  當蒼蠅開始圍著屍體打轉的時候,小佐才開始考慮善後的問題,他決定把屍體裝進行李箱扔到郊區的池塘。在他切割屍體使屍塊的尺寸能夠適合行李箱的過程中,小佐感到十分興奮,以至於中途停下工作,拿起RH的斷手代替自己的爪子進行手淫,並割下RH的嘴唇貼在自己的臉上。爽完了之後小佐把斷手和嘴唇都放進冰箱,以備以後再用。
  小佐還打算取出RH的內臟,但是沒有經驗的小佐連橡膠手套都沒有準備,很快就被消化液腐蝕的雙手刺痛,於是放棄了這個打算。

  小佐把屍體裝進行李箱之後叫了個出租車前往Boulogne,他本來想在那找個池塘,但是發現有人注視他,於是慌亂的把行李箱扔在路邊就跑了。
  回到公寓之後,小佐抓緊時間享受自己的戰利品,一邊看毛片一邊繼續品嚐保存的剩肉。

  第二天,6月13日,小佐在自己的公寓被捕。
  小佐很合作的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但是聲稱自己腦子有病。
  法官認可了這個說法,把小佐送進Paul Guiraud 精神病院進行治療,在那裡前後三名曾經治療過小佐的醫生都得出一個結論,「這孫子是徹底沒救了」。
  在精神病院裡,小佐和世界各地的很多變態成為親密的筆友,小佐向他們介紹實際經驗,他們給小佐寄去很多關於食人的書籍,小佐很感謝這些粉絲對他的支持,也對這些書籍很感興趣,說他如果早些看到這些書籍也許就不會被抓到了。

  1984年,小佐狂有錢的爹地終於成功的設法把小佐引渡回日本,住進了Matsuzawa精神病院。15個月以後,該精神病院的負責人宣佈小佐已經被神奇的治癒了,完全不會再做出任何不利於和諧社會的行為。
  於是小佐在1985年自由的回到了家裡。

  小佐很高興自己得到了自由,他對蜂擁而來的大量媒體採訪非常配合,忽悠起來滔滔不絕,他很享受這種受到關注的快感。
  「公眾把我看作是食人界的教父,」小佐自信的說「我的確很享受這一切」。
  小佐在變態領域也充分體現了日本民族傳統的自大,而這種自大和變態也確實很受日本社會的歡迎。

  小佐後來混的很不錯,出版了四本食人幻想小說和一本食人詩集,是日本一家著名的美食家雜誌的專欄作家,還客串了很多毛片。

  今天,佐川一成作為一個自由的成功人士走在日本的街道上,就好像他從來沒有殺害並吃掉過Renee Hartevelt。
win98pro
註冊 11
一个女的能被肢解成这样,真是得费多大的工夫。
wstopgun
註冊 12
小日本 真他妈的变态 !还想冒充神经病?
gaygg
註冊 12
这个家伙看样子就像个变态的,那脸长的让我看见,拿板砖呼他个欠揍的
Han Meimei
註冊 12
我勇敢的看完 讀完了
我很勇敢 很堅強!!
哥罗芳王子
註冊 12
日本鬼子真TM恶心!
barbeboy
註冊 13
他终于满足了,,,全日本民族也满足了 可以分享他的满足
idea
註冊 11
日本还真有够恶的
这种鸟人还能正常生活
估计日本人眼睛都瞎了一只半
zhouzhouyang
註冊 12
日本人真是恶心,鄙视这个人,鄙视这个名族
足下狂奔
註冊 12
照片是黑白的,这给了我看下去的勇气
1頁 (共7頁)   1    2    3    4    5  ...  7    下一頁 
論壇首頁  ‹  C zone  ‹  C6